军事新闻

海运价格暴涨数倍:外贸企业叫苦 中间商赚翻

时间:2021-09-21 21:43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近日,海运费暴涨10倍还抢不到货柜的词条登上网络热门搜索,不少外贸行业、货运行业从业者细数了成本暴增、一箱难求的无奈。 在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影响的大背景下,全球制造业订单大量回流中国,但集装箱航运市场的局势却持续紧张。全球运力供需失衡、集装箱短...

  近日,“海运费暴涨10倍还抢不到货柜”的词条登上网络热门搜索,不少外贸行业、货运行业从业者细数了成本暴增、“一箱难求”的无奈。

  在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影响的大背景下,全球制造业订单大量回流中国,但集装箱航运市场的局势却持续紧张。全球运力供需失衡、集装箱短缺、港口拥堵等现象仍未缓解,集装箱价格的上涨也令海运成本进一步增加。

  有货运代理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海运价格暴涨前,客户还会外销纸巾、棉签盒等价格低廉的日用品,海运价格暴涨后,有的货品可能都不及运费的价格。

  海运价格、集装箱价格的异常高位运行也引起了监管机构的关注。近期,全球多家航运巨头均表示将“冻结运价”,但在货运代理眼中,这一举动看似使航运巨头的利益受损,实则却是令其长期受益,为日后的长期协定议价提供筹码。

  海运运费涨了多少?国际航运咨询机构德鲁里(Drewry)评估的“世界集装箱指数”显示,每40英尺集装箱在2020年1月初的价格接近2000美元,而到今年9月9日,这一价格已超过1万美元,涨幅近5倍。

  这样的涨价幅度令上海货运代理白女士(化名)直呼“每天都在玩心跳”。她告诉记者,“最近很多客户走Matson(以下简称“美森快船”)都很吃力,因为运费比去年9月涨了2~3倍。以前美森快船没涨价时,我有十几个客户,一周成交10~20票,现在每周也就成交2~3票。”

  据了解,美森快船是一家从事国际海运的船公司,有一条上海至美国西海岸长滩港的主要航线天,在中国至美国西海岸的海运路线中是最快的。

  在记者采访的多位货运代理口中,美森快船与其他船公司的普通船运价格被分成了明显的两档,原因主要在于美森快船单独停靠在长滩港,卸货较快、船期稳定,能保证时效。而普通船则停在公共港口,几十家船公司排队等待靠岸卸货,容易造成港口堵塞,延误送货。

  除了时效造成的运价差异,深圳市安信捷物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丁强也向记者分析了近期海运费持续上涨的几点原因。“国外工厂一直无法复工复产,而国内出口贸易持续爆发增长,这令大量海运集装箱满载着中国商品输送至全球。但是当货船返回时,国外短期内又没有适箱产品能进口到中国,这造成大量集装箱滞留国外港口,进出口集装箱量严重失衡。”

  “一箱难求”不仅因为集装箱进出口量的严重失衡,新箱产能也在短期内难以扩容。据丁强所述,造箱厂的新箱订单排期到2022年以后,这也造成新、旧集装箱市场目前的交易价格不断攀升。

  另一位广州货运代理则进一步分析称,没有适箱产品进口到中国,意味着货船可能没有装满,甚至是空箱返回中国,这样往返令船公司的利润减少,自然会提高运价。

  除此之外,海运费上涨也令一些外贸商家叫苦不迭。记者注意到,在“海运费暴涨10倍还抢不到货柜”的热搜话题下,有网友表示,公司每月大概收3~4个货柜的货物,但海运费猛涨导致产品售价翻倍,竞争力下降。在此之后,公司选择一些货物拖着不运,那么国内工厂就要积压几个货柜的货物,没有地方存放,也令人头疼。白小姐一肖中特马下载

  白女士也告诉记者,在海运价格上涨前,有客户还会用美森快船运卫生纸、棉签盒、纸杯之类的日用品,但现在这些产品只能走拼箱,可能货品都不及运费贵。

  对于海运价格、集装箱价格的异常高位,监管部门也有所行动。当地时间9月8日,美国联邦海事委员会(FMC)官网消息显示,来自中国、美国和欧盟的海事监管机构召开了全球航运监管峰会,讨论了多个备受关注的问题。

  在上述会议召开之后,全球第三大集装箱承运公司达飞海运宣布将冻结即期货柜运价至2022年2月1日,并且表示将公司与客户的长期关系置于首位。

  在达飞海运之后,全球九大船公司之一的赫伯罗特也宣布停止上涨运费。赫伯罗特方面认为,即期运费已经见顶,所以他们不会进一步上涨运费。但该公司并没有明确停止涨价的时间,仅表示这一措施暂时生效。

  除此之外,全球第一大航运公司马士基,以及排在第六位的ONE海洋网联船务也于近日纷纷表态,承诺在未来几个月内不会进一步上调市场即期运费,暂时保持当下的运价水平。

  航运巨头冻结运价真的能“扭转”海运价格吗?白女士对此并不乐观。她告诉记者,船公司将舱位放出销售时,中间经过两次抬价才销售给货代公司,即使船公司放出的舱位没有涨价,货代公司买到的舱位也可能高于原价格。

  白女士向记者举例道:“船公司把舱位放给公司的业务员,业务员在中间吃回扣,加价卖出去。更别说今年还有中间的‘黄牛’也赚翻了,因为货代公司数量太多,不可能每一个货代公司都对接到船公司的业务员,而‘黄牛’能从业务员那里买到舱位,再转卖给出价高的货代公司,这样就经过两次抬价。”

  另一方面,丁强则认为,船公司高位冻结运价到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看似短期受损,实则长期受益,这既可以有效规避后期运价大幅回落的风险,同时还可以为即将到来的长期协定议价提供筹码。

  随着国庆假期临近,一位深圳货运代理也告诉记者:“海运价格在月底国庆假期前可能还会涨,而且可能抢不到舱位,因为工厂都赶着在节前出货。”

  上述货运代理的货运业务主要集中在深圳盐田港,该港口是全球集装箱吞吐量最大的单一港区,也是华南地区集装箱枢纽港,承担着广东省超三分之一的外贸进出口货量、全国对美贸易的四分之一货量。

  深圳市盐田港股份有限公司(000088.SZ)发布的2021年半年度报告显示,该公司参股的盐田国际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在今年上半年完成集装箱吞吐量145.88万标箱,同比增长21.3%;另一参股公司——深圳盐田西港区码头有限公司则完成集装箱吞吐量113.19万标箱,同比增长21.3%。

  为了迎战中秋、国庆节前高峰,盐田港集团也在近期透露,盐田港通过释放内部潜力、增加资源投入、优化作业流程等途径,持续提高生产效率,加快进出口货物流通,保障出货顺畅,最大限度降低“一舱难求”、班轮严重脱班和疫情打击的影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